传承之美 老花灯 新课题

2018-07-30 13:26:35|来源:海南日报|编辑:吴玮|责编:韩东林

【角度派】传承之美 老花灯 新课题 

  图为狮子花灯龙灯巡游花海。鲁诗勤 摄

【角度派】传承之美 老花灯 新课题 

  图为秀山民间表演的高台花灯。 鲁诗勤 摄

  最近,重庆正在积极筹办将于9月召开的第七届重庆(国际)文化产业博览会。届时一大批与文化相关的工艺品、民俗等将在山城亮相。业内人士表示,重庆非物质文化遗产将借文博会契机迎来发展的“春天”。作为第一批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“秀山花灯”更是备受关注。

  在我国西南地区花灯艺术中,有一只重要流派——秀山花灯。其以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花灯艺术最具代表性而命名,又称跳花灯、耍花灯、花灯戏。这是一种古老的民间歌舞说唱艺术,集民俗、歌舞、杂技、纸扎艺术为一体,广泛流传于四川、湖南、贵州、湖北四省交界的土家族聚居地区。历史上,秀山花灯因内容和表演“接地气”,而深受当地民众人们喜爱。2006年5月20日,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“泥土味”十足的艺术

  “很多人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多是阳春白雪,但秀山花灯恰恰属下里巴人。”年过七旬的秀山花灯传承人王世金向《工人日报》记者介绍说,秀山花灯在当地村村寨寨都能见到,表演内容源自于老百姓身边的故事,尤其是发生在农村的趣事,“有浓郁的泥土味”。

  秀山有“花灯歌舞之乡”美称。秀山花灯起源于唐宋,延续于元明,兴盛于清代,后日渐成熟。

  “传统表演每年从正月初二开始,至正月十五结束,正月十六以后叫厚脸灯”。据王世金介绍,秀山花灯传统表演多数对场地不限,院坝、堂屋、街头巷尾,有十多平方米的平地即可。也有个别因各地表演形式和内容不同,需要特殊场地和道具。如“高台花灯”就需要传统老式木方桌二至三张,两位表演者要在几张桌子堆叠成的桌面上表演,难度系数很高。

  事实上,秀山花灯演出有一套完整流程,主要包括:设灯堂、启灯(请灯)、跳灯和辞灯。

  《工人日报》记者注意到,流程中的设灯堂和启灯带有浓厚的仪式感,花灯班在出灯前,都要设灯堂,由“灯师傅”点燃香烛敬奉花灯神。祭拜仪式后,就在灯堂又唱又跳。表演者唱的《起灯调》展现的正是花灯发展历程:“灯从何处起,灯从何处生,灯从唐朝起,灯从宋朝兴……要得眼睛好,许下三千六百盏。”

  “跳灯是秀山花灯主要演出活动。花灯班在接灯人家的堂屋、院坝跳。”王世金说,这种表演是逗人家开心,寓意喜庆吉祥。接灯人家给花灯班的回报是一顿饭或是一点礼物或是些许钱财,不在多,表个心意即可。

  最后的辞灯是秀山花灯表演高潮。每年正月十五晚,花灯班都要在河坝举行辞灯仪式,祭拜神灵,并由“灯师傅”领唱一遍春节期间所有花灯曲调(收调)。然后焚烧花灯及神位,并将跳灯人的衣服从火上抛过,寓意烧掉过去一年不好的东西,迎接新的开始。

  老艺人忧心传承断代

  “黄杨扁担闪悠悠嘛,挑挑白米下柳州哇,人人都说柳州的姑娘好,个个姑娘会梳头哇……”听着舞台上年轻人演唱秀山花灯名曲《黄杨扁担》,台下老师傅们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幼时站在八仙桌上表演的画面,言语间难掩忧虑,“传统的花灯戏表演者年龄越来越大,虽有些年轻人加入,但难达鼎盛了。”

  王世金告诉记者,现在秀山花灯表演内容多源于农耕文化。演出很注重舞蹈,基本动律特征是“崴”,有“无崴不成灯”的说法。看花灯舞关键看是否“崴得团”,即腰、胯扭动幅度是否灵活协调、体态自然。

  不少观看过秀山花灯的重庆市民对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表示,秀山花灯还得老师傅出马,一些年轻人跳起来感觉还不协调,甚至很别扭。

  重庆市文化委一位工作人员透露,秀山花灯自2006年成为非遗以来,各级政府部门和民间组织一直很关注。但由于收入不理想以及来自电视、电影、网络等文化休闲方式的冲击,秀山花灯一度并不景气,后继乏人。如今随着乡村旅游日渐兴盛,秀山花灯表演正逐渐恢复生气。

  “小时候过年最大的乐趣就是看花灯戏。春节期间,各村寨的花灯戏班除了在本村表演外,还会走村串乡与其他花灯戏班比斗。”王世金说,他从7岁时开始学戏,8岁登台表演成为戏班最小的演员,此后在花灯剧团先后担任鼓师、指挥、作曲、编剧、导演等职。在他记忆里,那时从老到小,几乎人人都会演唱花灯戏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现今秀山花灯班共20余个,与鼎盛时每村都有一两个戏班形成鲜明对比,且目前骨干演员都在四五十岁左右,最大已年过八旬。

  “随着旅游业的发展,秀山花灯逢大型节假日或活动都会表演,虽然知名度提高了,却很少能结合时代新变化,出有创意的新作品。”作为秀山花灯传承人,王世金坦言,他最大的心愿是,能在有生之年培养更多的传人,创造出一批富有生命力的作品。

  非遗也须与时俱进

  “花灯戏在秀山传承历史悠久,现存花灯动作200余个,曲调1000余首。”王世金说,秀山花灯演唱曲调大多固定,词可以新填。随着当地旅游业发展和人们文化生活日益丰富,秀山花灯应与时俱进,唱词可以融入生态、环保、文化等新鲜内容,“只要创意对了,老调新唱也有生命力”。

  多位秀山花灯表演艺人称,现在花灯戏表演者地位、收入等各方面也都有所提高,不少年轻人也愿加入其中,但还需较长时间磨砺。

  记者从秀山政府获悉,当地先后成立县花灯研究所、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、秀山花灯艺术协会、花灯传习所等机构,争取和充分利用国家专项保护经费,开展项目记录、整理等保护传承工作;将花灯元素融入步道、灯饰、公园、景区,建成花灯博物馆、文化馆、花灯剧院等;同时还加大了对民间花灯班和代表性传承人的扶持,编印《秀山花灯》《秀山民歌》等乡土教材在全县中小学校推广。

  重庆文理学院教授谭宏曾表示,作为花灯之乡,秀山花灯是一个地方性文化样式,存活于当地独有的社会结构和文化模式之中,曾与当地人们生活密不可分。因此,秀山花灯最终传承者应该还是当地民众,政府及相关社会机构只能起推动和促进作用,“应让民众成为秀山花灯传承主体。”

  采访过程中,重庆市多位文化界人士坦言,包括秀山花灯、摆手舞在内的一大批民间艺术在传承过程中均存在类似问题,即传承面临“青黄不接”。其根源在于没能与时俱进,“不少民间艺术被原样照搬到校园推广,花了大价钱,却收效甚微”。

  对此,西南大学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与教学研究专业硕士吴超认为,“在传承传统文化、民俗同时,应在传统文化基础上扬弃后再创新,让其与社会需求真正接轨。”

  重庆市旅发委相关负责人建议,具有突出民俗特征的地区,可尝试将特殊民俗文化与旅游有机结合,打造可供游客观赏体验又能留住游客身心的旅游产业链,以看得见的经济效益推动无形的文化传承。

相关新闻Relevant news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
非遗中国说ICH China Talk
非遗中华行ICH China Tour
非遗影像ICH fil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