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旬“巧男” 妙手生花

2018-08-13 15:05:05|来源:广州日报|编辑:吴玮|责编:韩东林

【非遗人物】八旬“巧男” 妙手生花

  番禺区乞巧非遗传承人其叔

  每逢乞巧节,广州一些村祠堂会摆出主题丰富的乞巧贡案。在这些乞巧贡案作品背后,有一批乞巧制作匠人,她们多为能编善织、能描善绣的女子。而在番禺区化龙镇潭山村,却有一位名声响亮的“巧男”——许冠其。作为番禺区乞巧非遗传承人,今年87岁的其叔,从事乞巧公仔制作已有30多年,制作了数千个乞巧公仔。

  广州乞巧文化源远流长。相传,在明清时期,各家各户的妇女自办乞巧贡案,姐妹们互相品评观摩,乞巧贡案做得精美的女子被誉为“巧姐”,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可是一个莫大的美誉。

  在过去,制作乞巧公仔的基本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“自梳女”(也称“巧女”),而“巧男”较为罕见。在采访中,其叔特意掏出身份证给记者看,“我是1931年农历7月7日出生的,就是七夕节这一天。”他自嘲说,自己是天生注定是做乞巧的。

  1951年,其叔接触到村里的乞巧工艺。“乞巧节”,在化龙镇叫“七姐诞”,又叫“摆七娘”。据记载,潭山村的乞巧民俗源远流长,但在上世纪80年代,随着潭山村从事乞巧公仔制作的“自梳女”纷纷老去,这门手艺变得日渐式微。

  “看着人老去,而作为精髓的乞巧制作技艺却无人传承,人才青黄不接,让人很痛心。”于是,其叔多次到邻镇的村落参观和学习别人乞巧制作工艺。

  说是“取经学习”,别人也只是给他讲一些最基本的做法。一些细致的步骤还是会“留一手”。直至其叔遇到一个一起演过粤剧的人,他告诉其叔:“乞巧其实就是粤剧人物的缩小版!”就是这句话,让其叔开始真正深入研究起乞巧工艺。

  刚开始,其叔收集一些村民不要的烂布、烂衣服进行裁剪,不懂的就问,遇到困难,又赶路到邻镇请教那些“老师傅”。每次遇到困难,其叔都会非常冷静,在制作另外一件作品的过程中寻找灵感,从而找到前者的解决办法。就这样,经过多年学习专研,他逐渐掌握了乞巧制作工技艺,制作出一些令人称赞的作品。

  一转眼,30多年过去了。其叔也从一位乞巧制作的学习者,变成了村里“乞巧第一匠”。2007年,他制作的乞巧供案《七姐下凡》获首届广东省民间乞巧赛艺会金奖。2010年,制作的乞巧贡案《长生殿》获得第十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。如今,潭山乞巧已列入番禺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制作

  从未学过设计

  却有百般创意

  “别看乞巧公仔个头不大,工作量一点都不少。”其叔说,人物造型、服装裁剪、工艺刺绣、面相绘画、镶、扎作等45多道工序,完成一个公仔至少要四五天。

  整套工序里最难的是制作乞巧公仔的头部,因为头部需要刻画人物的神态,还要配合人物身份和剧情进展。所以每到这个工序,其叔都要亲自出马。

  其叔介绍说,先用泡沫、海绵包裹固定铁丝,造好基本造型。再用玻璃钢材料,把一个个乞巧公仔头灌成一个个统一的模型。当乞巧公仔头成型后,往中间位置填充上石膏,然后用一根竹筷子固定在头部的留空位置。待石膏干了以后,就能设计整体了。对于完成基本固定造型的乞巧公仔,会把不同人物的“小头饰、凤冠、帽子、头发、发髻”等装饰配上去,再套上用“碎布、小丝绸”等材料裁剪成的人物服装。最后,对应不同题材的场景给乞巧公仔头的面部进行刻画,如“眼神、眉毛、嘴唇(形)”等细节,这样才算是“大功告成”。

  其叔还说,完成一个“男大扣”需45道工序,完成一个“女大扣”则需56个工序。“我没学过设计、绘图,每次制作前,我会根据旁人的描述,再查阅一些历史名著,通过比对人物描绘,再结合自己的理解,力求还原乞巧公仔的神态。”

  其叔在乞巧制作讲究一个新字,闯出了“新(主题新颖)、奇(造型奇特)、精(制作精巧)、明(色彩明快)”的特色,荣获多个全国奖项。

  传承

  收徒授艺20余人 大徒弟已72岁

  为了让潭山村乞巧制作技艺能够传承,2008年底,其叔开始收徒授艺,第一批学徒就有10多人。从那时起,全镇各中小学每年都会开展不少于1节的“民间美术基础”、“乞巧工艺”、“飘色创作与工艺表演”等第二课堂活动。

  每天,其叔忙完自己的家务活后,便回到创作基地,坐在手工台前,拿起针线或毛笔、剪刀,把一些碎布变成小巧精致的罗裙彩衣。

  如今,经其叔亲手培育出来的学徒多达20余人,如潘少芬、梁巧京、李敏仪等一批有兴趣有技术的精英“女巧手”。

  其叔的大徒弟潘少芬今年72岁了,“马上七夕节了,为了赶制今年的乞巧贡案作品,每天都工作6个小时以上。”随着年纪渐长,她也想过明年开始就不做了。但子女无意间的一句 “你舍得放下这些工具吗?”潘少芬又拿起了针线。

  众多潭山村的村民表示,几十年来,其叔凭借自己的双手,用一些毫不起眼的碎布料和泡沫等,制作出一批批栩栩如生的历史(神话)人物形象作品。“其叔对乞巧技艺的热爱和坚持已成为了他自己生活的一部分。”也是其叔,让这些原汁原味民俗文化传承下去(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 通讯员许树添)

相关新闻Relevant news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
非遗中华行ICH China Tour
非遗影像ICH fil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