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遗生产性保护:酒香也怕巷子深

2018-09-27 11:26:54|来源:中国文化报|编辑:吴玮|责编:韩东林

【角度派】非遗生产性保护:酒香也怕巷子深

  第十六届临沂书圣文化节上,一些非遗传承人希望借助展会人气来提升老手艺产品的销量。

  尽管跟国内一些知名产品的质量不相上下,但因为打不出品牌,东高榆村的木梳产业始终没有“更上一层楼”。

  东高榆村位于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的板泉镇,发源于沂山南麓的沭河从村子西侧流过。从长深高速下来过了沭河特大桥,便进入了东高榆村。村头新建的村史馆,完整记录了木梳制作近300年来在东高榆村的传承发展脉络。

  “相传在康熙年间,一逃荒者来到东高榆,因感恩村民收留,便留下了制作木梳的手艺。”村史馆展板内容的真假已无从考证,但这门技艺却一代代在村里传承下来。

  东高榆村党支部书记丁明文告诉记者,在他小时候,村里的木梳仍为手工制作。具体环节是先截柁,即把木头截成圆饼状;其次是画线,将柁用墨线进一步划分成几块;然后要经过截板、蒸煮、晾晒、镟背、开齿、磨光等20多道工序,一把木梳才制作完成。

  “每个环节都非常讲究。比如木梳的选材以枣木为佳,或者是杏木、梨木,如果木料材质太碎,则无法剔齿;画线时要找专门的手艺人,经他们之手,木料浪费得少。”年轻时,丁明文也做过多年的木梳。他说,现在村人已不用手工制作,取而代之的是机器。

  丁明文说,目前全村420多户家庭,木梳生产作坊或厂家达240户。以前,一个熟练的匠人一天最多做30把木梳,如今每户人家通过机器可生产1000把左右。近年来,东高榆每年生产木梳3500万把到4000万把,占全国市场份额的70%。

  虽然看似产量巨大,但丁明文也坦言,东高榆村的木梳产业仍处于低端链条。

  2017年,东高榆村的木梳产业销售收入为3000万元,基本是一把木梳挣一元钱。但现实情况是,村内生产的很多木梳,出货价极低,而市场上的售价则很高。以东高榆村产量最大的一款木梳为例,经过多道机器和人工打磨、包装等环节后,每把木梳出货价为20元,而贴上其他商家的品牌上市销售时,价格已变为120元。一些出货价仅几元钱的一次性木梳,生产作坊每把只能赚几分钱。

  既然东高榆村的木梳这么有名,为什么不打造自己的品牌?丁明文说,此前村内在这方面也做过努力,包括成立“清越坊”等品牌、上线电商平台等,但市场认可度不高。“我以多年的从业经历保证,如果把某些知名品牌的木梳撕掉商标,跟东高榆村的木梳不会有任何差别。但我们吃亏就吃在没有品牌上。”

  酒香也怕巷子深。记者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丰富的临沂市走访发现,一些靠生产性保护来传承的非遗技艺,虽然历史底蕴深厚、品质好,但走向市场后的反响并不热烈。这其中,技艺知晓率、品牌认知度起了关键作用。

  9月3日,第十六届临沂书圣文化节在临沂国际博览中心开幕。作为文化节的一部分,临沂市非遗传习展同期举办。

  当日一早,相云朋便来到位于临沂国际博览中心的蓝印花布展位前,将自家制作的蓝印花布制品整整齐齐地摆放开。相云朋今年23岁,也是“相氏老染坊”印染技艺的第六代传承人。

  “蓝印花布的好处是纯天然染料,纯手工制作……”借着展会的人气,相云朋一遍遍地跟过往参观的民众介绍着自家产品。他告诉记者,可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,自己从小喜爱美术,对蓝印花布的制作工艺特别着迷。同时也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它的好处,“但现在看,人们好像不大认。”

  “如今我父亲在老家兰陵县城开了一家店,卖窗帘,兼营蓝印花布。”相云朋说,他仍记得小时候,爷爷每次赶集去卖布,都要赶两个大车,因为蓝印花布非常畅销。以前在沂蒙山区,这种布用来挂在堂屋做装饰,或当桌布、被单。因为是纯手工制作,一块一米二见方的布现在要卖到六七百元,可销量并不好。

  站在蓝印花布的展位前,临沂市民仉俊芳兴奋地问:“这块布跟老时候的布一样,多少钱?”当知道价格后,仉俊芳不无遗憾地说:“太贵了,贵在哪儿呢?”

  临沂市文广新局局长曹首娟认为,目前非遗的生产性保护,仍面临项目宣传推介不够的难题,突出表现是品牌认知度低。如果无法让民众认识到手艺的价值,或者无法唤醒民众对老手艺的情感记忆,一些非遗技艺的传承势必艰难。

  从事多年非遗保护工作的山东省文化厅副调研员蒋士秋说,在推动非遗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上,一些传承人或企业还存在研究不够、方法不多、成效不大的情况。有的停留在原始的制作状态,没有将项目保护与市场需求、现代生活、现代审美意识相衔接,没有开发出适合现代生活的非遗产品。加之人工成本的上升,倘若没有适应大众消费的价格,一些非遗作品很难融入大众。(中国文化报驻山东记者   苏  锐  文/图)

 

相关新闻Relevant news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
非遗中国说ICH China Talk
非遗中华行ICH China Tour
非遗生活观ICH Lifestyle
非遗影像ICH films